關於部落格
我的幸福時光

_* 就從拿起相機 按下快門開始
  • 2279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6

    追蹤人氣

說一個買醬油的故事!全天下男人的真心告白!

我要講一個〔買醬油的故事〕來證明這件事。 我有一位朋友,長得又帥家世又好,年輕時把到了一位富家千金,長得像明星般美麗,又有氣質。幾年後,他們結婚了,也生了兩個小孩,但在結婚十年後,這位家世極好的帥哥,不顧雙方家族的反對,硬是要和富家千金離婚;隔了半年,帥哥又找了一位女孩結婚,但這個婚姻讓大家跌破眼鏡,因為,這位帥哥娶的竟然是一位餐廳裡的女服務生,她家世平凡,父親是小小的公務員,她長得沒有明星架勢,更沒有明星般的漂亮,很平凡的外表,卻深深抓住帥哥的心。 有一次,我也很好奇,偷偷問帥哥,為什麼這麼迷戀平凡的女服務生。 他說了一個買醬油的故事,他說,他這十年來受夠了那位明星氣質女的折磨和凌辱,之前不離是為了孩子著想,但忍了十年實在忍無可忍,因為,這位美女從來不把人當人看,吃得要講究,穿要穿名牌,生活上每件事都要符合她的完美要求,只要有一點點瑕疵或不完美,她就破口大罵,連人家祖宗八代都要問候。即使他是她老公也是如此,一點小事沒做好,就好像世界末日來臨一樣,整個家被她搞得驚天動地,每個人最後都成了她的下人。 偶爾,他工作壓力很大,想尋求她的安慰,向她吐吐苦水,她卻譏諷他沒有出息,笑他為何不去找個沒有壓力又賺很多錢的事業?偶爾,他想找她去散心或溫存一下,她光是出門就要搞三到四小時,要選衣服和鞋子,而且還要前一天向她預約,否則她會挑不出鞋子和可以搭配的衣服。累了半天,終於可以出門了,他想和她親密一下,她卻嫌人多、他的手髒或是怕SARS可能還會爆發,搞到最後一點情調都沒有,好像變成一個奴僕在聽女主人的訓話和教誨。 XXX!這些鳥事他都忍了。 最後,真正讓他爆發不滿的,是一瓶醬油。 有一天,貴婦忽然心血來潮,想要做湖南菜,傍晚時打電話到辦公室給他,叫他下班時順便到某某超市去買AA牌的醬油,他不敢不從。 然而,他開了一天的會,人也確實很累了,塞了快一小時的車,勉強在超市找到車位,就為了一瓶醬油去和人家大排長龍結帳。 接著,全身疲累地回到家,把醬油交給老婆,正想趴在沙發上休息一下,老婆卻在廚房尖叫,然後拿了一把菜刀衝了出來,另一隻手拿著那瓶醬油大罵:「你這個豬頭!馬上給我回去換掉...我說要AA牌的,你卻買成BB牌的,為什麼我說的話你都沒在聽...你根本不尊重我!」就這樣,為了一瓶醬油,她罵了半個小時,甚至牽托到雙方家世的問題,還說到他心裡有自卑感,才會用這種小動作來作弄她...。 這時,又累又煩的他, 氣若游絲地想說:「老婆不過是一瓶醬油,晚餐將就用了..幹嘛大費周章?」 但老婆卻拿起菜刀,逼他去換回AA牌。 看著老婆那張臉,像有不共戴天之仇般地猙獰著, 忽然間他看開了,他站起來揮手打掉她手上的菜刀, 然後,生平第一次甩了她耳光(以前因為她是富家千金,連罵都捨不得罵,更何況是打), 然後淡淡地說:「要買你自己去買!明天我們就離婚吧!」 當然了! 一向是高高在上的貴婦,怎麼可能被人「開除」,她到雙方父母家裡大哭大鬧,又說要帶孩子自殺,但帥哥理也不理。 後來,貴婦眼看再鬧下去,自己的面子也丟大了,就趁機敲了帥哥一大筆贍養費就離婚了。 帥哥離婚後,為了付贍養費,沒有了豪宅,沒有了存款,也沒有了名車。但他覺得自己重生了,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自由和暢快,坐了十年的牢,終於他逃出了那個女魔頭的手掌心。 他開始坐公車去上班,吃路邊攤,租個公寓自己住。 有一天和同事去一家小餐廳吃飯,不小心打翻湯,桌面和衣服都濕了,一位女服務生也不怕髒主動來幫他清理,還一直安慰他沒有關係,他告訴我,他當時有一股衝動,想倒在那位女服務生懷裡痛哭一場。 這位女服務生,就是他現在的〔家後〕。 同樣的,某天下班前,他接到老婆電話,同樣是要他回家前順便去買醬油。 帥哥同樣累到不行,本來想說隨便到外面吃就算了,但老婆在電話中拼命撒嬌,說什麼特地燉肉要為他補身子,他聽了再累也去買。 這時,他想到了前妻的AA牌醬油,到了便利商店,他故意又買BB牌醬油。 回到家,老婆滿臉笑容迎接他,然後拿了醬油作菜。 帥哥好奇地走到廚房,問她應該是AA牌的比較香吧! 老婆撒嬌地說,什麼牌都沒關係,老去買回來的〔老公牌〕最香。 就這樣,帥哥一輩子疼死了會撒嬌的老婆, 他告訴我,在他眼中,他這位會撒嬌的老婆是最美的,沒有任何女人可以取代她。 人生是苦,男人為了生活,為了事業,已經夠苦了, 如果真要找個人生伴侶,何苦再去找一位女主人,把自己蹧蹋得更苦,像活在〔無間地獄〕。 二十一世紀,男女間最流行的,似乎是〔離婚〕這件事。 對於婚姻和男女之間,我的看法是:「結婚像穿衣服,有人喜歡穿得華麗但不舒服,甚至痛苦,但我寧可選擇一件不是名牌也不是高檔的T-SHIRT,簡簡單單、寬鬆自在。」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